創新創業網
   雙創課程
 

上海交大創新與創業大講堂第五講講稿實錄:王志東:企業是實現個人夢想的載體

更新時間:2016年12月05日 15:38  文章作者: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次數:

創業,追求“兩全其美”

很多人說,創業才能獲得財富,你看陳天橋也好,丁磊也好,他要不創業他能有那么多的財富嗎?的確是的。由于最近這些年風險投資的進入,整個創業環境的改善,通過創業而一夜成名,白手起家的故事越來越多了。回顧1997年到現在整整10年時間互聯網行業的發展,財富的確是最大的推動力。財富能給人安全感,讓人做喜歡做的事情,甚至在朋友面前很有面子。

但是,財富就應該是我們創業的最終目標嗎?這個問題經常是似是而非的。人們覺得有時候這個話題很簡單,有時候卻很復雜。這些年我和國內很多的企業家,很多的成功者,甚至一些在國內各類形形色色財富榜上過榜的人都有一些交流,我和他們交流以后,憑我自己的感受,我發現他們的財富和他們的幸福,絕對沒有很直接的對應的關系的。有很多企業家甚至表現出很多的無奈、空虛、痛苦。

財富不等于幸福。所有準備去創業的年輕人,現在也許把財富的大旗高高舉起,這就是我們的目標。但是我們能不能保證10年、20年、30年以后,我們還能真正的心滿意足呢?這才是真正值得我們大家去思考的問題,我們到底追求的是財富還是幸福。

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呢?為什么財富有的時候感覺就是幸福,有的時候我們覺得財富并不能帶來幸福呢?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仔細考慮這個問題,可以得出一個很有意思的結論。就是人性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用簡單的話說,就是缺什么想什么。當你已經擁有財富,已經在“金山”上的時候,不會覺得財富會給你帶來多大的幸福,人很健康的時候,也沒有覺得健康對他自己來說很重要。往往是他缺了什么想什么,而想什么,如果一旦得到了,他會感覺最幸福。

創業不是一個簡單的游戲,創業往往會影響你的一生。一次創業,往往就決定你整個生活的狀態,生活的軌跡,會成為你生活的方式。所以你創業的目標,往往會跟你人生的目標,跟你未來若干年的付出和投入息息相關。那么,我們怎么保證在若干年以后感覺到幸福和滿足呢?道理很簡單,如果你設定的目標,是你夢寐以求的一樣東西,這個東西是你缺少的,你喜歡的,你愿意得到的,然后你用盡你的才華、能力、汗水,千方百計達到這個目標的時候,那一刻你就是幸福的。

有人可能會說,創業是需要有投資人的,是要對股東負責的。我怎么能夠把自己個人的興趣、愛好凌駕于企業之上呢?其實這個問題也曾經有人質疑過,我對這個問題也認真地考慮過。后來我得出一個結論,這個答案是什么呢?我們把眼光放到一些國際上真正成功的企業,就會發現,在全球范圍內,尤其在IT行業里,真正成功的企業,都有他自己的愿景、目標,而這個愿景往往是跟創業者的夢想完全相符。

比如說微軟——我想微軟應該是歷史上最成功的企業——微軟在20多年前,給自己定過一個目標,就是要讓全世界每個辦公桌上都可以放上一臺電腦。這個夢想,我相信實際上就是他的創始人比爾.蓋茨當時的個人夢想。他把自己的個人夢想賦予企業,讓自己的夢想成為企業的愿景,他利用企業作為載體,通過企業去整合了有限的資源,實現了自己無限的夢想。

我們再看HP、英特爾、Google、雅虎以及其他的公司,都是這樣的。每個公司都會有自己的愿景,有自己的夢想。實現這個夢想的過程,就是一個公司成長、發展、壯大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一看,真正國際上成功的公司,在講自己愿景和理想的時候,很少把財富放到里面去,也很少考慮排名的問題。國內的公司,現在很多人也在提愿景,可一說,就是多少多少年之內我要成為500強,這就是國內現在的水平和境界。

我們可以看到,所有偉大成功的公司,他的夢想都不是直接和財富掛鉤的,他不是說我就是要追求某種財富,而是說我要做一件什么什么樣的事情,而且這件事情往往具有很深刻的社會意義,在他實現了他自己的夢想的時候,他也就為這個社會做了極大的貢獻。

這就引申出另外一個話題。

國內經常在談企業家的社會責任問題、企業家的原罪問題、企業家如何回饋社會的問題。其實如果我們把回饋社會和企業家創業過程、成功過程完全分割開來的話,往往會造成一種現象就是,不擇手段的掙錢,錢掙多了以后再想辦法贖罪。如果是這樣的模式的話,我們應該提倡嗎?

假如一個人他的創業的過程,他所追求的目標本身就能夠給社會帶來極大的價值,就可以實現對社會的貢獻的話,那么他實現他自己的夢想的過程,就是為社會盡責任的過程,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十分完美的,不需要他內疚,也不需要想著如何去贖罪。

我們希望一個人,他創業的目標就是他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愛好,個人的興趣。所謂個人夢想和企業運作相結合,其實就意味著你要把個人的興趣愛好和商業上的成功運作結合起來。意味著我們的創業,要追求一種不妥協的、不走極端的、“兩全其美”的一種境界。

有一些媒體采訪我,經常給我出難題,兩樣東西讓我選擇一個。每次這樣的話題我都說我不選。我說按我的想法來說,我絕對不愿放棄任何一個。比如說事業和家庭你愿意放棄哪一個?我說沒有事業的男人還是男人嗎?但是沒有家庭的男人只是機器。身體和財富看重什么?人家說有健康的身體卻沒有財富,那可能會很沒有面子,只有財富沒有健康的身體,那么財富和你還有什么關系呢?名利你到底選擇什么?我說我就喜歡掙很多錢還希望別人說我好。問我你是想有很高的收入,還是希望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我說我希望我找一個能賺大錢還是我喜歡的工作。

我一直在追求“兩全其美”,這是我的價值觀,是我行為的準則。

創業,用有限資源實現無限夢想

常有人問我,現在到底是第幾次創業?我會反問,你說的創業是什么?如果創業就是創辦一家企業,那么,我是N次創業了,我自己都算不過來。如果按照我的概念,創業就是開創一番事業,或者說創業就是有限資源實現無限夢想的過程,我在過去成功的創業有兩次。

第一個夢想是一個軟件工程師的夢想。我在中關村時,提出讓中國軟件和世界同步。因為我看到國內大眾用電腦很辛苦,很累,開發一個軟件要花很多工夫去處理中文的問題,

這個夢想是如何實現的?我遇到一個很好的契機。當時微軟的Windows技術誕生,我在1989年接觸了Windows,當然那時候只有英文版,我發現這個技術非常適合中文處理,而且這個技術一旦有所突破,我們可能就會讓整個軟件的使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后來,在設計出外掛中文平臺這樣的技術之后,我發現這一技術就可以這一變化。終于在1991年的7、8月份,正式推出了第一個中文平臺,BDWin,后來創業創辦了中文之星,1993年創辦四通利方,推出了 RichWin的產品。這個過程讓我經歷了三個企業,北大方正、新天地、四通利方。我們這個產品總的裝機量超過了1000萬。微軟的高層曾經說,中文之星這個平臺,至少讓微軟的產品提早五年進入了中國。實際上,不僅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就我所知的是,在92、93年期間,由于中文之星的出現,讓微軟作出了被迫整體修改了中文版的策略,假如沒有中文之星的話,我們用到的Windows的中文版將是一個非常糟糕的版本。因為我們的出現,讓微軟被迫做出修改中文版的策略。當我知道至少有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人用過我的產品,我的作品可以為大家廣泛接受,這就是我最大的滿足。這份滿足感一直到現在,我想起來都感覺到非常的幸福。由于中文之星的成功,我們成功創辦了四通利方,由于四通利方的成功,也讓我具備了實現第二個夢想的基礎。

第二個夢想是一個中國IT行業創業者的夢想,就是走出中關村,實現硅谷夢。硅谷其實是IT界,尤其是軟件、網絡界的圣地。我在上學的時候就非常的崇拜,非常向往硅谷。后來我進入中關村的時候,發現中關村號稱是中國的硅谷,我就一直希望在中關村創業去實踐我的硅谷夢,但是后來由于新天地失敗,我非常痛苦,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我在1993年年初掙扎了半年,掙扎到最后,痛定思痛,最后我橫下心來,我就不信我的想法錯了,我就不信我相信的硅谷模式在中國就做不了,我就不信我5年白做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離開了新天地。離開以后,當時國內有兩個前輩找到我,說要為我投資。當時我說,如果要我來重新創業的話,我有一個條件——必須按照我理想的模式來創辦這個企業。他問,你理想的狀態是什么?當時我想了半天,回想我在大學里看硅谷熱的書,講了四點,第一、這個公司是為了做事,因做事成功而賺了錢,不是什么掙錢做什么。第二,投資必須達到一定的量。第三,公司的管理比較獨立,你不能對我指手劃腳,股東就是通過董事會負責,公司內部應該有獨立運營的權利。最后,管理人員、創業者必須擁有股份。當時按我自己的想象,如果這四點能夠實現,我就在很大程度上,能夠把新天地當時犯的錯誤很好的彌補或者說能夠避免再犯同樣的錯誤。投資方同意了我所有的條件,在1993年年底,四通利方正式成立。可以說,當時的確是為了一種尊嚴和信念去實現一種硅谷模式。

1995年,我一個人跑到硅谷。為什么去硅谷?因為我要做硅谷模式,不在硅谷呆怎么行?到了硅谷以后,我很快啟動風險投資,因為我在書上看到,很多硅谷的高科技公司都是通過風險投資扶持起來的。如果這個公司不改變結構,不把真正的硅谷機制引進的話,這個公司是死路一條。這個過程花了大概兩年時間,應該說整個四通利方是九死一生。后來的結果大家也看到了,我們在1997年引入了第一筆風險投資,到1998年成立了新浪,2000年4月13日,在美國納斯達克掛牌上市。那一刻真正兌現了我早期的諾言,那一刻也是我真正實現我的硅谷模式、硅谷夢的時刻。

當時,我記得很清楚,掛牌那一周也是納斯達克的股災,很多人說,如果不是股災的話,股票會有更好的表現。我說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知道在美國的硅谷,可以真正帶領自己的企業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也都是少數人的游戲。我們在中國的中關村,在這樣的惡劣的條件下,經過九死一生可以走到這一步,已經是一個奇跡了,已經是一個天大的好事了。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我證明了自己,證明了我自己的價值觀,我自己的興趣愛好,所崇尚的硅谷模式,在中國的IT界是完全可以實現的。這一點我覺得對我個人的收獲是至關重要的,讓我受益終身。

后來我離開新浪。其實我離開新浪并沒有很大的痛苦,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意外,但是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挫折。當離開新浪的時候,我有很多的選擇,可以休息、可以去玩,可以去鍍金什么的。但是,當時我只有34歲,我想如果我現在就開始高興什么玩什么的話,將來孩子長大以后,我和孩子講我的故事時候,孩子可能會說,你的故事怎么到34歲就沒了?我就想既然我實現了兩次夢想,為什么我不實現第三次夢想呢?離開新浪一個月以后,我就開始籌備點擊科技。我們的夢想不大也不小。其實簡單的來說,實現前兩個夢想以后,再設定第三個夢想挺難的,但是我想第三個夢想最好滿足兩點:第一,時間別太快,否則的話,我還得設計第四個夢想。第二,這個夢想一定和以前的事情有所突破,你現在再讓我寫簡單的軟件,或者是再做一個什么網站,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么刺激了。我希望最大的突破點是,第一,事情本身和以前有比較大的區別。第二,我做的事情應該可以突破原來的一些限制。大家知道,無論是做新浪還是做中文平臺,其實都有一個約束,他基本都上是把一個國外的東西引到中國來,或者是引到中文來,都是做這樣的一件事情。當然引入的過程,我們有很多的改進和再創造,但是他畢竟是與國外息息相關的。我們希望這次做的事情,可以突破中文的約束,可以在模式上、技術上,能夠有所突破。這就是成立點擊科技,這也是后來我們做協同軟件,協同應用的初衷。

現在我們所做的這件事情,跟我們以前所做的——不管是中文平臺還是新浪網——都有很大的不同。它最重要的一點是非常強調“合”字,它代表了技術上的融合,也代表了商業上的聯合,代表著產品功能上的整合,當然也代表了在互聯網里面非常重要的一個核心價值——聚合。(根據授課錄音整理,整理者何強)

王志東

1988年畢業于北京大學無線電電子學系,次年進入北大方正集團從事專業開發工作。6月,獨立研制并推出國內第一個實用化Window3.0,成為北大方正當年七大成果之一。

離開北大方正后,獨立研制成功‘中文之星“中文平臺軟件,1992年4月創辦”新天地電子信息技術研究所“,任副總經理兼總工程師,全面負責產品研究與開發工作。1993年創辦四通利方信息技術有限公司,1997年成功地為四通利方公司引入650萬美元的國際風險投資,成為國內IT產業引進風險投資的首家企業。1998年12月,他又成功地完成了與美國華淵資訊網公司的合并,創建新浪網公司,任首席執行官。

2001年12月至今,創辦北京點擊科技有限公司,任總經理。

大學期間,王志東曾獲第一、二屆”北京大學五四科學獎“,1997年被評為北京市第三屆”科技之光“優秀企業家。

上一條:上海交大創新與創業大講堂第四講講稿實錄:孟憲忠:讓大學生的右腦活潑起來 下一條:上海交大創新與創業大講堂第六講講稿實錄:余明陽:品牌改變世界


             
Copyright © 2012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宜春職業技術學院實習就業處  版權所有
實習就業處辦公電話:0795-3203296
  實習就業處郵箱:3203296@126.com 
 
赢彩彩票-首页